当梵高的星夜拥抱你(五洲茶亭)
本文摘要:前段时间,很多来到德国名城莱比锡的人是为了“遇见”文森特·梵高——沉浸式体验的“梵高光影艺术展”在莱比锡数字艺术中心展出。数字艺术包装下“动起来”的梵

前段时间,很多来到德国名城莱比锡的人是为了“遇见”文森特·梵高——沉浸式体验的“梵高光影艺术展”在莱比锡数字艺术中心展出。数字艺术包装下“动起来”的梵高,为人们带来一场鲜花着锦的视觉盛宴。

灯光渐暗,音乐响起,梵高强劲的笔触、浓烈的色彩、极富表现力的艺术就此铺展开来。《吃土豆的人》家中灯光昏暗,忧伤的配乐烘托出一个悲伤的故事;但当看见大朵大朵的《向日葵》和《鸢尾花》怒放,你又会想前往《夜间咖啡馆》小酌一杯,享受梵高的《星夜》。梵高的故事即将结束时,一幅幅《自画像》如走马灯一样闪过,《盛开的杏花》最终被风吹散……声光之下,“动起来”的梵高似乎更生动了,人们看到了一个天才画家的横空出世、摸索前行,看到了巅峰中的爆发,也看到了癫狂后的陨落。

整个艺术展是一个约35分钟的沉浸式艺术装置。策展人在梵高一生创作的2000余幅画作中,精选出关键节点的标志性作品,在两个篮球场大小的展厅内,24台激光投影仪将这些经典作品以极高的分辨率投影呈现:从天花板到墙面甚至观众席地而坐的大厅地面,都成了承载天才艺术的“画布”,精心编排的音乐更为视觉体验锦上添花。画作以更震撼的视觉效果裹挟着音乐扑面而来,直击人心,如同打破了“第四面墙”,让观看者走进作品的“心”,成为艺术的一部分。

这种通过现代科技与经典艺术相结合的沉浸式表达,近年来在艺术圈颇为流行。本次梵高展主创团队中的意大利艺术家詹弗朗戈·亚努齐便是个中翘楚。除了梵高,他还用类似的沉浸式手法演绎过莫奈、雷诺阿、夏加尔、达利的经典作品,他所制作的“维也纳分离派”创始者克里姆特的光影秀成为巴黎光影博物馆的开幕作品。

在千百年的发展中,艺术的表现形式始终在拓展。无论是科技手段的介入,或是崭新的语言表达,都让经典艺术“花样重生”,对当代艺术爱好者来说是一种幸运。即便是对普通游客而言,也可以让原本看起来有点高的艺术门槛降低不少,很多人或许会因此感到经典艺术品原来并非高不可攀。

几年前,为了宣传展馆重新开放,荷兰国家博物馆曾策划过一次镇馆之作《夜巡》的艺术“快闪”活动。当人们正在阿姆斯特丹人潮涌动的购物商场中逛着街,忽然铃声大作,身穿17世纪服装的“民兵队”开始四处抓捕“嫌犯”,又是绳梯垂降、又是列队前行。“嫌犯”落网后,所有人聚于商场中庭大合影,当他们摆出熟悉的站位和姿势时,围观群众终于恍然大悟,这群人竟然再现了荷兰著名画家伦勃朗名作中的夜巡队!杰出的作品就这样心思巧妙地重生,视频通过互联网传遍四海,看者皆会心一笑。

就在去年,国内也有过异曲同工的艺术呈现。前段时间,真人版《韩熙载夜宴图》视频火遍全网。在真人角色扮演下,藏于故宫博物院的《韩熙载夜宴图》被“神还原”。看过的网友们开始关心画作中的人物和背景故事,热议唐代礼仪及舞乐,甚至兴致勃勃地讨论起唐代美食和服饰。原本停留在画纸上的古人有血有肉地鲜活起来,惟妙惟肖的现代演绎瞬间拉近艺术作品与普罗大众的距离。

在实体展陈之外,影视技术更是对艺术家和经典作品的绝佳传播手段。上映于2017年的电影《至爱梵高·星空之谜》,采用了前所未有的创作形式:115名专业画家,用画布代替胶片,创作了全部6.5万帧画面,原本静止的油彩,借由数字放映机细腻流淌,动人心魄。

而在英国科幻电视剧《神秘博士》中,梵高被穿越时空带至2010年的巴黎奥赛博物馆。在自己的专属展厅里,他看到许多人正在欣赏和赞美他的画作。编剧理查德·柯蒂斯说:“梵高这位杰出的艺术家生前从未被人称赞。这令我好奇,能否使用时间旅行来纠正这个错误,就是我最初的灵感。”

疫情防控期间,一些博物馆的临时关闭,令很多艺术爱好者扼腕。但社交媒体之上,一场名为“盖蒂博物馆挑战赛”的活动如火如荼,全球网民以世界名画为主题,利用家居用品,实体重现他们最喜欢的艺术品。梵高、达·芬奇、伦勃朗、维米尔等大师以前所未有的模样与全球网民进行了穿越时空的对话。

这一系列崭新尝试都说明,尽管时代不同,世人对于美的追求没有改变,美的展现形式也会随之而发展。对人们来说,绘画、雕塑、珍宝不再是静止不变的环境中的“静物”,除了前往博物馆、美术馆观赏原作,世人已有了更多便捷的、打破地域限制的途径与艺术亲近。艺术并不小众,因为美,永远属于大众。

《 人民日报 》( 2021年01月10日 07 版)

(责编:胡永秋、燕勐)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