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如何治愈“五大
本文摘要:新华社北京1月10日电特稿:如何治愈“五大

新华社北京1月10日电 特稿:如何治愈“五大病”——2021年美国形势展望

新华社记者丁宜 樊宇

2020年,美国“病”得不轻:新冠疫情失控,政治极化严重,经济陷入衰退,社会撕裂惊人,毁约“退群”成瘾。

2021年1月20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将正式入主白宫。宣称要“治愈”美国的拜登将如何应对今日美国的“五大病”,仍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病症一:疫情蔓延

疫情猛于虎。2021年,能否遏止美国国内肆意蔓延的新冠疫情,是拜登政府面临的一大考验。

过去一年,美国累计确诊和死亡病例数长期位居全球之首。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预测,2021年1月中旬可能是美国疫情的“至暗时刻”。

作为全球最大的发达国家和医疗水平最先进的国家,美国却沦为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对此,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助理达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美国抗疫的一大问题在于缺乏全国统筹。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刊文说,联邦政府的卫生指南不是缺位,就是漏洞百出。《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前卫生官员的话说,由科学家组成的美国公共卫生机构一直被政治化、被操纵、被忽视。

达巍建议,拜登政府应进行科学、有力的舆论引导,不将公共卫生机构政治化,提高联邦政府执行力,制定合理的国家战略。

病症二:政治极化

“内耗”已成美国政坛突出“病症”。2021年,能否扭转国家治理失灵,将考验美国新一届政府的政治智慧。

调查数据显示,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中相互“极度讨厌”的人数比例从25年前的16.5%上升至当前的80%多。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对记者说,美国恶性党争已白热化,民主党和共和党关系已到“只要你赞同我就反对”的地步。王文认为,新一届美国政府需提高领导力,尽快扭转治理失灵现状,重建美国政治秩序。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问题学者袁莎则表示,拜登可能成为“跛脚鸭”总统,施政掣肘因素较多。

病症三:经济低迷

疫情冲击下,美国经济举步维艰。2021年,如何既抗疫情又保经济,将考验拜登执政团队的“平衡术”。

2020年2月,美国结束持续逾10年的经济扩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当年10月预测,2020年美国经济萎缩4.3%,2021年或有望实现3.1%的增长。

美国2020年底通过总额约9000亿美元的经济纾困法案以应对疫情。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尔-埃利安认为,纾困计划不会显著改变美国经济短期走势,也难以对冲美国经济面临的长期风险。

奥巴马政府首席经济顾问弗曼指出,金融危机的教训表明,政府救助计划规模要足够大,措施要足够持久。

病症四:社会分裂

当今美国,贫富差距与种族矛盾日益扩大。2021年,能否最大限度弥合社会分裂,将考验拜登政府的“团结术”。

疫情袭击之下,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充分暴露并进一步拉大,达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高点。

此外,美国种族对立日益加剧。2020年,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死亡等事件引发全国性抗议示威浪潮;美国疾控中心数据显示,新冠疫情中少数族裔的感染率和致死率“不成比例”地高于白人。

分析人士认为,拜登执政团队要想根除系统性种族主义和社会不公的“内在病灶”将面临极大困难。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表示,2021年拜登就职后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缓和种族关系,但不可能根本解决种族矛盾。

病症五:单边主义

近年来,美国在国际社会毁约“退群”成瘾。2021年,拜登政府能否带领美国真正回到多边主义轨道,值得观察。

过去一年,美国单边主义倾向愈发严重,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严重破坏全球抗疫努力。

批评人士指出,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执意奉行本国第一、本国优先,大搞单边行径,不断退群毁约,不但放弃自身应当承担的国际义务,还把谋取一己私利建立在损害别国正当利益之上,正在成为当代国际秩序的最大破坏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对记者说,美国一朝失信于国际社会,即使想要重新树立国际威望,恐也将面临“不信任危机”。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