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草原最美的颜色!
本文摘要:草原上,什么最美? 有人说,是碧野无涯,牛羊漫步;有人说,是天高云低,骏马奔腾;还有人说,是水草共生,驼铃阵阵。其实,再美的自然景观,也比不上各民族之

看,那草原最美的颜色!

  草原上,什么最美?

  有人说,是碧野无涯,牛羊漫步;有人说,是天高云低,骏马奔腾;还有人说,是水草共生,驼铃阵阵。其实,再美的自然景观,也比不上各民族之间的心手相牵。

  有了人的色彩,有了团结奋斗的故事,这草原才变得更美。同时,壮阔的草原,也为各民族和谐互助、同心共进的一幕幕,提供了最合适的舞台和背景。

  下面,就请您随着记者的脚步,到鄂尔多斯,寻找草原上最美的颜色。

  

  集齐“56颗石榴籽”

  民族团结,是印刻在每个鄂尔多斯人骨子里的DNA。这一点,在一个蒙古族小伙子身上,表现得特别深刻。

  那是在鄂托克前旗,很多人听说我们来采访民族团结,都极力推荐阿登嘎——“他骑着摩托车绕中国走了一圈呢!”

  这有什么稀奇?阿登嘎的特殊之处在哪儿呢?

  从2018年8月到2019年6月,阿登嘎骑行2.7万公里,历时161天,完成了一次寻找“56颗石榴籽”之旅。

  “总书记说,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阿登嘎戴顶毡帽,站在阳光下,对我们说起他的初衷,“我就想着,找到56个民族的人,用自己民族的语言说出这句话,拍成短片,为新中国70岁生日献礼。”

  打点好行装,阿登嘎就上路了。“骑摩托是肉包铁,一旦下大雨、下雪就特别危险。”阿登嘎说,在新疆叶城时遇上了暴雪,过一处山口时,摔了,还好不严重。

  各个民族的人怎么找?阿登嘎一般是请当地民委推荐,但仍有困难。比如乌孜别克族,人口少,找了几个都不合适。“最后我是在抖音上找到了一个乌孜别克族姑娘,私信她,她很爽快,配合了拍摄,就在伊宁解放路那边。”阿登嘎说。

  石榴这个词,很多民族的语言里没有。这里,阿登嘎感受到了各族同胞的认真和重视:“他们就打电话问,请教专家,查书。”

  走了一圈下来,阿登嘎真切体验到了民族团结这个词背后的浓烈感情。“在福建漳州拍高山族的时候,人家留我在家吃饭,临走还让我带上一包饭,路上吃。真的是一家亲啊。”他说。

  阿登嘎现任鄂托克前旗民委副主任,很多地方的民族团结工作启发了他。

  “在黑龙江拍摄赫哲族时,看到人家通过建博物馆、盖舞台等方式,深入挖掘保护民俗文化”,他说:“我就想到我的家乡,在蒙古族文化的传承、包装上缺乏有效的方式方法。”

  2020年5月29日,他策划的第一届“剪羊毛节”开启了。虽然受疫情影响,但活动还是挺成功的,他希望将来一届一届办下去,把旅游带动起来。

  寻找“56颗石榴籽”,让阿登嘎的工作红红火火地干了起来。火红的石榴籽,更预示了未来民族团结事业的兴旺发达。因此,说红色是鄂尔多斯民族团结的象征色,当不为过。

  染绿沙漠护家园

  在鄂尔多斯,民族团结进步是融入在经济社会发展各项事业中的,特别是以青山绿水为“底版”的。

  “瞧!树种多了,沙丘自然就变小了,变矮了。”站在一望无际的绿色中,敖特更花无比骄傲。她最擅长的事,莫过于在沙漠中种树。

  要不是疫情,她应该正在通辽做绿化。“每年3月到5月,是种树的季节,然后就是养树,一直到年底。”在杭锦旗道图嘎查窗明几净的家里,锅上还“咕嘟咕嘟”炖着鱼,摆上几碗茶,敖特更花对来访的记者讲起了“沙漠种树经”。

  “我们用的是水冲种植法,很快就能种下一棵树,成活率还高。”敖特更花连说带比划,“冲枪接上塑料管,在沙地垂直冲出1.1米深的坑,把1.2米的沙柳树苗插进去就行了。”

  用这种法子,两个人一天能种40亩。要是在20年前,至少需要二三十人种上一天才能种这么多。

  鄂尔多斯有两大沙漠,库布齐沙漠和毛乌素沙漠在此“握手”。杭锦旗过去七成多面积曾被沙漠占据。“刚开始种树,就是为了让生活好起来。自己的家乡,自己不治理谁来治理?”敖特更花说。

  从1997年参与穿沙公路绿化到2007年,种树已颇有经验的敖特更花开始承包工程。那年,她从当地企业承包了2000亩沙柳基地,借了8万元做启动资金。

  工人去哪里找?敖特更花骑着摩托车去火车站招人。谈好了种一穴多少钱,她雇了一辆车把24个从甘肃来的藏族工人拉到了工地。

  树苗怎么往沙漠里运?开始是靠工人每天早上往里背。背了几天,工人累得受不了。敖特更花租了一辆吉普车,把后面两个门卸掉,做成皮卡车一样,送一趟给500元。

  水从哪里取?她和工人在沙漠里打井。树总算种完了,可敖特更花又怕了:“人家企业是掏钱买活树的,我不知道种的树能不能活。”可喜的是,树苗的成活率达到85%。“沙丘抱住了树苗,说明成活了。”验收完,敖特更花请大家吃饭。

  那天,她喝醉了。

  就这样,敖特更花在库布齐沙漠绿化了3万亩荒漠化土地,并带着经验、技能和工人走出了鄂尔多斯。新疆阿克苏、西藏曲水县等少数民族地区都被她染绿过。

  不管走到哪里,敖特更花手下的工人总是多民族组成。除了最早追随她的那24位藏族工人,蒙古族、汉族、维吾尔族、回族……敖特更花都一视同仁,工资日结不拖欠、同吃同住同劳动。

  中共十八大以来,鄂尔多斯政府和治沙企业累计为各族群众提供就业机会100多万人(次),沙区农牧民人均年收入从不到400元增长到1.8万多元。2018年,全市空气优良率达到86%,年降雨量不断增加,生物种类由十几种增至530多种。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各族群众共同团结奋斗、共建美好家园的生动体现,为民族团结进步事业注入了持久动力。绿色,成了鄂尔多斯民族团结的底色。

  “星空房”里话增收

  只有经济发展了、民生改善了,才能从根本上巩固民族团结。正如当地一位干部所说:“大家都富起来了,矛盾自然就少了。”

  为了发展各民族兴业能力,近5年来,鄂尔多斯市少数民族发展资金每年递增20%,大力扶持特色产业、发展特色经济,累计实施民族特色产业发展项目868个,带动少数民族群众稳定增收。设立少数民族贫困救助金,累计发放救助金1240万元、救助少数民族特困家庭2456户。

  在政府帮扶下,在企业运作中,牧民的日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生活方式、赚钱门路都和以前大不一样。这一点,我们在杭锦旗七星湖旅游景区内的牧民新村采访时,感受颇深。

  见到孟克达来时,他正在装修,要给自己家的民宿增加一间“星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