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生活“新帮手”(探访新工种③)
本文摘要:2020年12月18日,江西省抚州市资溪县第三小学学生在观看机器人表演。 吴志贵摄(人民视觉) 2020年12月18日,社区网格员朱小平(右)正在小区内向居民宣传冬季

数字时代的生活“新帮手”(探访新工种③)

  2020年12月18日,江西省抚州市资溪县第三小学学生在观看机器人表演。
  吴志贵摄(人民视觉)

数字时代的生活“新帮手”(探访新工种③)

  2020年12月18日,社区网格员朱小平(右)正在小区内向居民宣传冬季防火知识。
  朱灿义摄

数字时代的生活“新帮手”(探访新工种③)

  网约配送员游国栋正在取餐。
  采访对象供图

数字时代的生活“新帮手”(探访新工种③)

  连锁经营管理师冯亚光在整理商品陈列。
  盒马鲜生供图

  天冷躺在被窝里不想出门吃饭?手机点个餐,外卖小哥带着可口的食物很快送达;家里暖气不热了不知道如何解决?先给社区网格员反映一下;连锁商店里购物体验如何能更加舒适?连锁经营管理师绞尽脑汁推出新的产品和服务……

  本报记者采访了一批与日常生活中“吃住行游购娱”相关的新职业,你我生活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都与他们的付出有关。

  

  社区网格员朱小平——

  “格格”收到了表扬信

  “妈妈,我好久没陪你去你的‘地盘’走走转转了,那个范奶奶还在弹电子琴吗?那个爱喝酒、爱讲故事的熊爷爷还是跟以前一样吗?”最近的一个星期六,14岁的邱雨涵跟着妈妈朱小平走上了“格格”的“一日双巡”路。

  “格格”是居民给社区网格员这份职业取的一个昵称。2012年,湖北省宜都市启动社区网格化管理工作,将社区划分成小区域,每块区域都配备网格员,力争“凡事不出格”,让公共服务无盲区。当年11月,39岁的朱小平加入了宜都市第一批社区网格员队伍,开始服务陆城街道八字桥社区第四网格。

  成为“格格”已经8年多,现在,连朱小平的女儿对网格里很多居民都非常熟悉了。但回忆起刚入职的情形,朱小平直言:“开始时,居民朋友很多不知道社区网格员是干什么的,尽管我们带着工作证去,他们也不相信,吃‘闭门羹’的事情时有发生。”

  信息采集、一日双巡、服务代办、矛盾纠纷调解、理论政策宣传等等,都是“格格”的工作。朱小平入职第一件事,是将网格内居民信息录入“社区E通”系统。“社区E通”是配发给网格员的一款为网格服务提供技术支撑的软件平台,上面有居民信息、服务代办、城管上报等20多个功能板块,是社区信息化管理的基础。朱小平就用它来巡查、核实、上报、处置公用设施、市容环境、社会管理事务等方面的问题。

  朱小平所在的网格下辖2个老旧小区、一个集中私房居民区,总共有340户、700余名居民,需要每户必访。居民们白天上班不在家,朱小平只好错时入户,每天下午4点半接了女儿放学后,带着她一起入户采录信息。遇到不在家、不开门、不配合等情形,朱小平也不气馁,她与女儿相互打气,用不到2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全部信息采集。从陌生到熟悉,从回避到亲近,“格格”们用脚步拉近了与居民的距离,用服务换来了居民的信任。

  女儿常常挂在嘴边的范奶奶,是朱小平网格内的一户独居老人。住在宜都市外国语小区的范奶奶今年65岁,平常不喜欢与人交流。刚开始,老人对朱小平的来访总是不理不睬。怎样取得范奶奶的信任,让朱小平很是发愁。

  后来,朱小平观察到,范奶奶偶尔会玩电子琴等乐器,就尝试着让女儿跟着范奶奶学。没想到,这一“搭讪”,这一声“范奶奶”,让彼此的距离近了,心结也解开了。现在,范奶奶只要遇到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准是朱小平。

  “小朱帮我下载美颜相机、下载广场舞视频,还跟我一起自拍,我对新鲜事物的追求不输给年轻人。”如今,范奶奶的晚年生活过得多姿多彩。与范奶奶一样,其他居民有什么事,也会想到网格员这个“百事通”。“找小朱,就对了!”

  2019年5月3日,八字桥社区收到一封表扬信,是网格内李婆婆在外务工的女儿发来的,还有一面锦旗,上面写着“不辞辛苦,一心为民”。此前,一场特大暴雨让住在农机小区二单元1楼的李婆婆家严重积水,家具、衣物、鞋子到处漂。查找原因,原来是邻近的外国语学校院墙外有个排水口,雨水从那儿直排到小区院内,致使李婆婆家积水。远在外地的女儿得知消息后心急如焚,却无法到场帮忙,李婆婆便找到朱小平,希望社区能协调学校一起解决此事。

  朱小平一边安抚老人情绪,一边第一时间向社区汇报。后来,在多方努力下,外国语学校对校内的排水管进行了改道处理,在雨季来临之前,解决了农机小区所有一楼住户的忧虑。“下大雨再也不担心被淹了,真心感谢社区和我们的朱‘格格’!”李婆婆满意地说。

  一封来自远方的感谢信,承载着居民对网格员工作的肯定。朱小平说:“我越来越热爱这个职业了!工作虽然琐碎杂乱,但一进小区,居民朋友们就热情问候我,有的爷爷奶奶们把我当女儿一样对待,让我非常感动欣慰,我要继续为大家做好服务。”

  网约配送员游国栋——

  “小飞侠”珍藏着一瓶可乐

  “稍晚点吧,我现在有单子。”跟外卖小哥游国栋约采访颇费周折。几次问他,游国栋不是在送单,就是在接单的路上。

  每天早上9点半,游国栋要去站点开早会,穿戴好工服头盔、对配送箱进行内外消毒,站长会检查卫生情况,宣布前一日的工作数据,提醒安全和注意事项。10点,他要完成系统的“开工验真”——对着镜头刷脸、眨眼,验证是本人后开始跑单。午饭、晚饭时间,是外卖小哥的接单高峰期,一天60%以上的工作量都在这个时间段内完成,游国栋忙得连自己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其他时间段,送下午茶、药品等的订单也不少。用他自己的话说:“干我们这行,一天一顿饭是常态,盖饭或面条,路边随便找个小店就解决了。”

  游国栋是中国新生代劳动者大军——外卖小哥中的一员,在北京望京一个站点做美团骑手。2020年2月,“网约配送员”正式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几百万“游国栋”们,有了明确的职业名称。不过,游国栋还有一个外号——“小飞侠”,因为他车技过硬,送单时骑得“飞快”。

  “美团外卖给您派发了新订单,请您查收。”这是游国栋最熟悉的一句话。可以说,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网约配送。他向记者展示,在骑手端的APP上,系统派单后要点击“收到”,到店后要点击“上报到店”,拿到货品后要点击“我已取货”,完成订单后再点“我已送达”。这一路,基于位置的服务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