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明:做演员这个职业我希望我是百年老店
本文摘要:黄晓明在今年迎来了他的“高光时刻”:11月28日晚,凭借电影《烈火英雄》,黄晓明获得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 对于即将过去的2020年,黄晓明表示

原标题:黄晓明:做演员这个职业 我希望我是百年老店

黄晓明:做演员这个职业我希望我是百年老店

黄晓明:做演员这个职业我希望我是百年老店

黄晓明:做演员这个职业我希望我是百年老店

黄晓明在今年迎来了他的“高光时刻”:11月28日晚,凭借电影《烈火英雄》,黄晓明获得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而在今年9月26日,他刚获得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主角奖,今年一举成为金鸡百花双料影帝。同时,他也是首位二封金鸡最佳男主角的演员,可谓风光无限。

虽然这份成绩令黄晓明喜出望外,但是他没有太多时间让自己沉浸在兴奋的情绪中,黄晓明告诉记者,获奖之后的生活没有什么变化,“回去接着拍戏,接着减肥”。黄晓明的目标是想做演员的“百年老店”,在他看来,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走向“戏骨”的道路很长

奖项加冕,黄晓明的演技得到认可,不过他低调表示自己尚未成为“戏骨”:“走向戏骨的道路很长,我要努力和精进的地方还有很多。”

黄晓明说自己很幸运,因为让他获得金鸡奖的两部电影《中国合伙人》和《烈火英雄》都有故事原型,也因此在今年的百花奖和金鸡奖颁奖典礼上,黄晓明都表示,他获得的最佳男主角这个荣誉应该给消防员:“真的没有那么多岁月静好,只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这份荣誉不是我个人的,它属于所有的消防工作者。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才有了《烈火英雄》这部电影和江立伟这个角色,他们才是最值得尊敬的一群人,英雄不应该被忘记。”

演了20多年的戏,黄晓明是如何提高自己的演技,他的表演是体验派、方法派还是表现派?黄晓明表示具体的表演流派要视角色而定,“方法派较多,这是有一个摸索的过程的,我的每一部戏、每一个角色,都会给我带来新的经验和体悟,让我不断地丰富自己。当然也有尝试失败的时候,但是在我看来,这些都属于人生的磨炼。我一直相信,不管成功与否,只要你在为之努力,这就会成为你成功路上的一块基石。《风声》《中国合伙人》《无问西东》都可以算是我对表演理解上的转折点吧。”

若说提升演技最有效的方式,黄晓明认为就是学习,“在工作中吸取各种经验和知识。比如在拍《风声》的时候,为了演好日本军官,我练了三个月的日语,那时候真的是坐在马桶上都在背日文;拍《中国合伙人》的时候又学了三个月的英语。《烈火英雄》拍摄前我们在真正的消防大队训练了一个多月,到最后甚至可以直接出任务了。当你脑子里有个目标的时候,你学起来就会很有劲了。”

黄晓明坦承没想到自己今年能一口气拿下百花、金鸡两个影帝,所以目前没有给自己犒劳的计划,“后面依然都是电影拍摄的安排,而且都排满了,应该是两个电影连着拍,拍完一个再拍另外一个。大家别捧我,我就不会飘。我也不想听那么多夸奖的话,因为这对我没什么好处。我倒希望在我失落的时候大家多夸夸我,我自己也告诉自己,比起给别人做锦上添花的事,不如多雪中送炭。”

至于在获奖后,对戏路、角色是否会有新的考虑,比如说不再演偶像剧,或者多演一些有深度的容易受认可的角色?黄晓明回答说:“其实没有做那么细的规划,现在就是希望能多尝试既拥抱市场又有艺术价值的好作品,有合适的角色都会考虑的。”

我从来不记仇,我只记好

将黄晓明招进北京电影学院的崔新琴老师对黄晓明来说,犹如“第二个母亲”,他总是不忘感谢这位领路人。这次在金鸡奖颁奖典礼上,黄晓明又感谢了崔老师:“虽然她觉得我是块木头,还是把我招进了电影学院。”

在电影学院求学的经历,被黄晓明认为是上天送给他的一份礼物,更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小时候,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走文艺这条道路。当时我就读于青岛一所重点高中,如果不是因为那年电影学院在青岛招生,我是不会去参加这类考试的。我清楚地记得在参加考试前的一个月,我很不幸地出了一场小车祸,脚骨折了,于是考试当天出现了非常戏剧性的画面——我拄着拐杖走进了电影学院的考场,更戏剧性的是,几个月后我被告知录取了。”

到学校遇到崔新琴老师后,崔老师对黄晓明说:“我们看中你的原因第一是因为你的形象好;第二个是你很单纯,像一张白纸一样;再者就是虽然脑子有点‘木’,但是人很善良,可塑性很强,简单总结就是一个‘漂亮的木头’,所以就把你给招进来了。”

生活中也有很多人内向不善表达,虽然很有才华,但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很木讷。因为性格不被外人喜欢,久而久之还容易自卑。作为一个曾是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小男孩,黄晓明是如何强迫自己解放天性,勇敢地在很多人面前表现自己,塑造一个又一个角色的呢?

黄晓明回答说:“就是逼自己一把,因为你是做演员的,这是一个需要站在镜头前的职业,如果克服不了,那就只能转行。想通了这一点,后面的事就会跟着迎刃而解了。其实我觉得内向和不善表达并不是不好,这只是性格的一种,我自己需要改变,是因为我选择的职业有这个需求,但是很多人其实并没有这个必要去改变自己的性格,自己舒服、开心就可以了。”

进了电影学院之后,黄晓明从崔老师那里学到的第一句话是:学演戏先学做人。这句话让黄晓明受益良多,“直到今天,我仍然把这句话当作我人生和事业的座右铭之一。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做人比做事更重要。做人一旦做好了,你的性格和为人处世的方式,你对事物的好奇心,对前辈和影视作品的敬畏,都会让你在电影事业的道路上越走越好。”

黄晓明说感谢那些对他提出意见和批评的人,没有他们,也不会有黄晓明今天的醒悟。黄晓明对记者说:“大家都说天蝎座比较记仇,但其实我从来不记仇,我只记好。我是一个另类天蝎。崔老师说我是唯一一个她看20多年觉得没有变过的人。她说到今天为止,我还是傻乎乎的,比较单纯善良,容易相信别人。到今天为止我依然是这个样子,所以我心态也还挺好的,我不爱记不好的东西,我不想把那些东西塞满我的身体,我希望可以把好的东西吸收进来。”

打碎玻璃心重建,秘诀就是“看得开”

黄晓明出道即红,也因此容易“招黑”。20年来,在这种“红与黑”的“磨斗”之中,黄晓明如今已经学会轻松地以“自黑”化解,说出:“曾经懦弱的我,害怕过的我,不自信的我,幼稚的我,不聪明的我,但是现在我学会享受这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