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韩延:活着不易,所以需要“小红花”鼓励
本文摘要:自言是悲观主义者的韩延导演很早就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他的电影与“生死”密切相关。在2019年和2020年期间,韩延有亲人接连与癌症进行抗争,加上2020年特殊的全

原标题:韩延: 活着不易,所以需要“小红花”鼓励

导演韩延:活着不易,所以需要“小红花”鼓励

导演韩延:活着不易,所以需要“小红花”鼓励

导演韩延:活着不易,所以需要“小红花”鼓励

导演韩延:活着不易,所以需要“小红花”鼓励

自言是悲观主义者的韩延导演很早就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他的电影与“生死”密切相关。

在2019年和2020年期间,韩延有亲人接连与癌症进行抗争,加上2020年特殊的全民经历,使得他对于生命的审视无法再等待。于是,2020年6月11日,韩延的新片《送你一朵小红花》开机拍摄。

2020年,“珍惜”是一种带着痛感的领悟,12月31日上映的《送你一朵小红花》似乎在奖励着这一年所有积极生活着的你我。

在影片中,观众仿佛重新感受了2020年的迷茫与领悟。青春年少的韦一航因为有可能时刻会复发的癌症,每天都在恐惧与消极中度过,“丧”成为他生活的基调。但乐观的抗癌少女马小远的出现,照亮了颓靡暗淡的他。韦一航才明白,认真地活过生命中每一秒钟就是在给自己最爱的人、身边的亲人,甚至这个世界传递一份力量。

正因为这种影像的力量对于现实的注入,《送你一朵小红花》票房目前已经突破10亿,成为今年第一部票房过10亿的电影。韩延用自己对生活的善意向每位观众送出一朵小红花,“活着,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我们都需要一朵小红花的奖励,因为这种激励会让我们变得越来越好。”

票房表现出乎意料又仿佛情理之中

《送你一朵小红花》成为今年元旦档最热的电影,韩延却只在影片上映之初,接受宣传任务时转发了一下关于影片的微博,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家看看书、陪陪孩子。于他而言,电影上映之后,自己就要“从创作中抽离出来”,所以,他也不会看网上的影评,因为“我觉得那些内容如果看多了,会特别影响今后的创作方向”。

对于《送你一朵小红花》的票房表现,韩延坦承有些出乎意料,“我一开始对于‘小红花’的市场没有很高期待,之前拍《滚蛋吧!肿瘤君》时,我感觉到其实很多观众对于讲述癌症题材是有所回避的,所以,我对‘小红花’的票房没有预判。”

《送你一朵小红花》是韩延“生命三部曲”的第二部,癌症少年韦一航敏感又脆弱,压抑又封闭,以“丧”的方式躲避与外界的交流。直到遇到另外一个同样患癌的女孩马小远,在马小远积极乐观的态度影响下,也开始变得主动、敞开心扉,并得到了象征希望的“小红花”。

这部有些“丧”的催泪影片能在贺岁档取得这么好的票房,韩延现在分析,“可能是因为2020年这个特殊的年份,大家都对生命有很多思考,不再像《滚蛋吧!肿瘤君》那时那么逃避了。另外,电影上映时赶上跨年的节点,‘小红花’跟大家告别2020年的情绪有些吻合,所以,这些原因把预售的票房拉得比较高。”

拍摄《送你一朵小红花》的想法在韩延拍《滚蛋吧!肿瘤君》的时候就有了,“《滚蛋吧!肿瘤君》根据熊顿的故事改编,因为篇幅有限,我们有很多的空间展不开。比如说,熊顿跟他父母的关系没有表达出来很可惜,当时就酝酿是否可以做偏重于家庭半径的作品,继续这一主题的表达。”

有了拍摄“生命三部曲”的计划,但直至2020年才拍摄《送你一朵小红花》,是因为韩延觉得自己的积累还不够,“我觉得这种影片的拍摄难点不是技术,而是这几年生活阅历和积累,给你一层层地添砖加瓦,让你内心特别饱满,才能去拍这样的题材。我觉得疫情有点像强压式地把心里的东西给填满了。本来我觉得还可以再沉浸个一年半载再拍,但因为疫情加速了。”

“我们科技现在这么发达,但出现一个我们看不到的病毒,就让整个世界停摆了,这个事给我冲击特别大。在这种情绪下,人类面对生死的心理,是之前我一直想表达主题中的一部分,我就加快了进度,把‘小红花’拍了。”

疾病是人类最现实的考验

任何人回避不了

韩延在20岁的时候,和同龄人一起谈论着实现梦想有多么不容易,可是随着年龄增长,他觉得最不容易的事儿就是活着,“我们先别谈那些形而上的梦想,没有人活着是容易的。每天走出门都看到每个人为了活着,用尽了浑身的解数,更别说那些生了病的人。病是人类社会里最特殊的一个存在,你回避不了。”

但物理的痛不是韩延想表达的核心,在韩延看来,科学家、医学家负责解决物理疼痛、解决肉体问题,而艺术从业者应该负责解决灵魂问题,这就是韩延拍摄《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初衷。

“因为随着科技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进步,身体的疼痛,我们慢慢都会找到方式去缓解。但是人有一种痛,就是失去的痛苦,令人动容。”所以,触动韩延内心的是人们应该如何去面对失去,“‘小红花’在讲我们留下的人应该怎么面对失去。韦一航的父母就用自己的方式给了孩子一个答案,来鼓励他的孩子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这是我想象中很理想化的一个状态。我之所以拍这样一部电影,其实就是想告诉这个男孩,你不要等失去了再去改变,改变这个事儿没有早晚,当下最重要,不要去等。”

好电影能带给观众一些感受、反思

而不是纯娱乐

《送你一朵小红花》中,马小远5岁时就大把吃药,可是她爱张罗、爱揽事儿,活得勇敢无畏;韦一航的父母担心随时会失去儿子,但是他们依然每天活力满满,让儿子看到生活的美好和生命的希望。

韩延想让观众在看影片后理解为什么要积极地活着,积极活着的目的是什么,“无论你是像韦一航那样,觉得上天就是针对自己的那种人,还是马小远那样一直用积极乐观化解一切的人,又或者你是这两个孩子家长的身份,我都希望你能从这个电影里面得到一个信息,就是好好活着。”

生命诚可贵,在韩延看来,能活着就是上天的恩赐了,当你主动迈出那一步,积极地去开始生活,你会发现生活中处处充满了奖励,“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小红花’本意就是一种奖励和鼓励,而从我自己的角度上来讲,它是一种善意,可以代表的东西非常多:它可以是一个陌生人或者熟悉的人,或者是亲人、朋友,甚至是爱人之间建立的一种理解和沟通。从广义上来说,它可以变成整个世界,人与人之间相处的那个润滑剂。”